長安網群
總網滾動

計生“黑戶”補承包土地能否獲支持

2019-06-17 10:32:05來源:內蒙古長安網  責任編輯:王丹

  基本案情

  鄂爾多斯市伊金霍洛旗蘇布爾嘎鎮合同廟嘎查農戶盧某某,于1995年1月5日計劃外生育了一個女孩(系二胎超生,第一胎為男孩)。不久,盧某某接受了計劃生育政策罰款,其妻主動做了絕育結扎手術,其女兒盧某莉當年登記落戶至出生所在社。1998年二輪土地承包時,社里決定按本社在冊常住人口分配承包農耕地,每人8畝,盧某戶共四口人卻只給承包了三個人的農耕地24畝,其女兒盧某莉所在村社仍然認為她屬于超生“黑戶”,不予承包土地。此后,一直沒有給補充承包。盧某某戶曾多次和村社要求補充承包女兒盧某莉一人份額的土地并予以確權,因分歧大,不能達成一致。無奈,盧某某戶于2018年9月21日向伊金霍洛旗農村土地承包仲裁委員會提出仲裁申請,請求依法確認申請人戶成員盧某莉享有土地承包經營權資格,同時請求被申請人村、社給予申請人戶補充承包一人份額的土地。

  裁決要旨

  我國農村土地承包法明確規定,國家實行農村土地承包經營制度,其主要承包方式是以本集體經濟組織內部的家庭為單元承包土地,承包對象的范圍包括本集體經濟組織的所有村民。因此,在二輪土地承包時,超生人口父母或一方具有集體經濟組織成員資格且具備承包經營條件,其依法落戶的,應該享有與其他集體經濟組織成員平等的權利,負擔同等的義務,須按規定承包土地。

  裁決理由

  1998年二輪土地承包時,被申請人因申請人盧某某的女兒盧某莉屬超生人口,所在社未給承包按份土地,申請人戶請求補充承包一個人(盧某莉)份額的土地。對于申請人戶的請求能否獲支持,首先需要澄清一個資格問題,即申請人盧某某的女兒盧某莉是否具備本集體經濟組織成員資格。那么,如何認定其是否具有集體經濟組織成員資格呢?現行立法并沒有對集體經濟組織成員資格認定的具體標準作出規定,一般是由村委會或村民小組作為農村集體經濟組織的實際執行人,以本地習俗,村規民約,則可認定成員資格,但“村委會、村民小組所做出的事關村民利益的事項,不得違反法律,不得違背公序良俗”(《民法總則》第八條)。筆者認為,1995年,盧某莉出生于父母所在社,當年登記落戶至其父母戶籍名下,則以原始形式取得了集體經濟組織成員資格,實現了自己的成員權資格。所謂以原始形式取得,也稱出生取得,即是通過人口的自然繁衍生息,祖輩生活在特定農村集體經濟組織所在地,其父母雙方或一方具有集體經濟組織成員資格所依賴登記的戶口。但被申請人仍然認為她是超生“黑戶”,簡單的理由就是落了戶也算“黑戶”,就不能承包土地。在上個世紀八十、九十年代,是我國實行計劃生育的關鍵期,將二胎違法超生(第一胎為男孩,不準生二胎)且沒有落戶的人口俗稱為“黑戶”,于是,“黑戶”便成為時代遺留下來的一個“符號”。申請人的女兒盧某莉當年則以出生取得集體經濟組織成員資格。然而,被申請人在二輪土地承包過程中,沒有給申請人的女兒盧某莉承包土地,顯然,違背了公序良俗!

  2014年,伊金霍洛旗人民政府施行了《伊金霍洛旗村集體經濟組織成員資格認定辦法》(下稱辦法),辦法對村集體經濟組織成員資格的認定,以具有依法登記的村集體經濟組織所在地常住戶口,形成較為固定的生產、生活,依賴于集體土地作為基本生活保障為基本原則。辦法規定,對于新生孩子,可以因出生這一事件取得集體經濟組織成員資格,計劃外生育與計劃內生育都一視同仁,依法享有生存權利,都應當認定為具有村集體經濟組織成員資格。該辦法充分體現了《民法總則》第十條中關于“法律沒有規定的,可以適用習慣,但是不得違背公序良俗”的民法思想。依照這個基本原則及認定辦法,其女兒盧某莉現在仍然依賴于集體土地作為基本生活保障而生活,符合集體經濟組織成員資格認定的基本原則。

  裁決結果

      有資格才有權利。1998年國家實行第二輪農村土地承包時,盧某莉應當享有土地承包經營權。可是,被申請人仍然認為其屬于超生“黑戶”,顯然剝奪了其承包土地的權利。法律規定,村民自治章程、村規民約以及村民會議或者村民代表討論決定中涉及的有關土地承包分配差別對待的內容,均不具有法律約束力;所決定的事項不得與法律法規和國家政策相抵觸,不得侵犯集體經濟組織成員的合法權益。愚以為,“超生”子女無過錯,違法生育與土地分配是兩個法律關系,不能因違法生育就剝奪其依法享有的承包土地的權利。我國農村土地承包法明確規定,國家實行農村土地承包經營制度,其主要承包方式是以本集體經濟組織內部的家庭為單元承包土地,承包對象的范圍包括本集體經濟組織的所有村民。因此,在二輪土地承包時,超生人口父母或一方具有本集體經濟組織成員資格且具備承包經營條件而依法落戶的,應該享有與其他集體經濟組織成員平等的權利,負擔同等的義務,須按規定承包土地。依據《民法總則》第三條、第八條、第十條、第十三條以及《中華人民共和國農村土地承包法》第三條、第五條、第八條、第十六條、第二十九條第(一)項、《中華人民共和國村民委員會組織法》第二十四條第(四)項、第二十七條第二款之規定,伊金霍洛旗農村土地承包仲裁委員會依法作出上述生效裁決。

  伊金霍洛旗農村土地承包仲裁委員會于2018年11月27日作出(2018)伊農仲字第95號裁決:一、確認申請人盧某某戶內成員盧某莉在被申請人社具有土地承包經營權資格;二、被申請人合同廟嘎查、某社給申請人戶補充承包一個人份額的土地。被申請人嘎查、某社在法定期限內均未提起訴訟,裁決已發生法律效力。(白海玉 李 臻)

 友情鏈接

/ Links
好运射击怎么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