長安網群
總網滾動

全國百家法院試點家事審判改革 不再“一判了之”

2016-09-18 14:59:33來源:內蒙古長安網責任編輯:楊樂 (本文版權所有,未經授權,禁止轉載)
清官難斷家務事,古今中外概莫能外。家事案件情、理、法相互交織,剪不斷理還亂,對法院而言是件“頭疼事”。  近年來,婚姻家庭關系中的新情況新問題不斷顯現,家事案件

清官難斷家務事,古今中外概莫能外。家事案件情、理、法相互交織,剪不斷理還亂,對法院而言是件“頭疼事”。

  近年來,婚姻家庭關系中的新情況新問題不斷顯現,家事案件數量不斷增長,類型日益多樣,處理難度不斷增大。據統計,近3年來,全國法院每年審結的一審婚姻家庭繼承糾紛案件均在150萬件以上,且呈逐年增長趨勢,2015年已超過170萬件,約占全國民事案件的三分之一。

  最高人民法院審判委員會專職委員杜萬華坦言,隨著改革開放的不斷推進,我國家事審判出現一些不適應。法院往往用財產類案件審判模式審理家事案件,對當事人感情修復問題過問不多。

  據了解,2016年6月1日起,全國100個左右基層人民法院和中級人民法院開展為期兩年的家事審判方式和工作機制改革試點工作,從審判組織、財產申報、證明標準、調解工作、制止家暴、訴訟程序等多個方面,探索家事審判專業化。家事案件法院不再“一判了之”,改革大幕已經拉開。

  著重感情修復勸和不勸分

  因為家庭瑣事逐漸產生矛盾,結婚不到3年的王曉磊和劉娟就鬧起了離婚。劉娟向法院起訴,執意要求離婚。河南省新鄉市紅旗區人民法院法官沒有直接決定開庭審理,而是將小兩口引導到專門調處家事糾紛的誠城社區家事調解室。

  不到3個小時,兩人竟挽著手含羞帶笑地走了出來。原來,他們在此走完了調解室特設的“四部曲”——看電影、造氛圍、品茶香、憶往事,冰封已久的感情被緩緩地打開了。

  兩口子鬧到法院要離婚,小小的一紙判決裁定,連接著一個家庭背后眾多人的喜怒哀樂。

  河南省高級人民法院規定,各地法院成立家事案件調解委員會,至少配備1名專業工作人員。特邀調解員可以從退休法官、檢察官、警官、大學教師、心理輔導師等人員中選聘,家事調解員調解家事糾紛著重感情修復,修復不成的,要形成書面調解報告,供家事法官審判案件時參考。

  河南高院院長張立勇認為,不能只要夫妻雙方都同意離婚,法院就立馬判離婚。要注意區分婚姻死亡還是婚姻危機,如果是婚姻危機,就不要輕易判決離婚,要注重感情的修復。不少離婚案件中,夫妻雙方只是一時沖動。

  河南法院將專業化作為主攻方向,要求各級法院在現有人員和編制不變的情況下,積極和有關部門溝通、協調,爭取建立有獨立編制的家事審判庭。建立家事審判庭有困難的,應當成立專門的家事合議庭,集中審理家事案件。

  構建多元化糾紛解決機制

  一個案件要達到案結事了,往往需要通過多種糾紛解決機制。

  據介紹,江蘇省蘇州市法院系統堅持訴調對接,推動建立多元化家事糾紛解決機制,充分調動社會力量,確保家事糾紛得到依法妥善處理。民意審判方式就是其中的探索之一。

  在蘇州市下轄的常熟市人民法院審理的一起繼承案件中,死者周某的母親陳某與妻子陶某因遺產繼承引發糾紛,雙方數次協商未果,矛盾不斷激化,后訴至法院。

  陳某年輕守寡,一人將獨子周某撫養長大,出巨資為兒子結婚購房,所購房屋登記在兒子兒媳名下。周某意外死亡時,其與陶某結婚不滿兩年,婚后未生育子女。陶某作為死者的配偶,要求分割四分之三以上房屋份額,陳某無法接受。

  常熟法院通過巡回審判的方式,邀請當事人所在地居委會、群眾代表旁聽庭審,并以投票方式匯總民意,最終以主流民意作為參照作出裁判。該案目前已經二審終審,雙方當事人之間的矛盾也已妥善化解。

  蘇州市中級人民法院民四庭庭長包剛說:“家事審判工作承擔著平衡個人利益、家庭利益、社會利益沖突和協調的功能,其處理效果直接關系到社會的和諧穩定,因此更需要社會力量的參與,需要發揮好相關職能部門的作用,建立多元化糾紛解決機制。”

  2014年6月,蘇州中院會同市司法局、市婦聯聯合制定《關于加強婚姻家庭糾紛案件訴調對接工作的實施意見》,引入婚姻家庭人民調解委員會,協助法院化解各類婚姻家庭糾紛,法院對婚姻家庭人民調解委員會組織當事人達成的人民調解協議,通過司法確認等方式,賦予調解協議強制執行力。

  除此之外,蘇州婦聯還在全市各鄉鎮、街道均聘任了一名或一名以上家事糾紛特邀調解員,在全市組建家事糾紛大調解網絡,法院通過該網絡委派或邀請當事人所在地的特邀調解員協助法院化解家事糾紛。經由婚調委參與調解的家事糾紛均得以妥善處理,未有一起案件因處理不善引發極端事件。

  人身保護令阻斷家庭暴力

  陳穎雖從未遭受肢體暴力,但回家后的每一刻都讓她如坐針氈。

  丈夫張源對她制定了嚴厲的“家規”,只要一有事情未合他意,便會招來漫天辱罵。一次,陳穎在與張源通電話時被罵得忍無可忍,鼓起勇氣掛斷電話。誰知當晚張源一回家就對著陳穎一頓怒吼,并將其手機奪走、摔得粉碎。

  幾經折磨,陳穎徹底絕望,到廣東省珠海市香洲區人民法院起訴離婚。法院查明事實后,認定張源的行為構成精神暴力,遂發出人身安全保護裁定,限制其與陳穎往來。

  這是香洲區法院一起較為經典的精神家暴案件。據統計,自2009年7月發出全國首份人身安全保護令,截至目前,香洲區法院通過這種方式禁止施暴人施暴,維護了100多名當事人的生命財產安全。

  作為全國第一批反家暴試點法院,香洲區法院是全國人身安全保護裁定發出數量最多、種類最齊的法院。除認定精神暴力以外,還曾處理過性暴力、家庭成員互毆等特殊家暴類型。

  廣東省高級人民法院副院長譚玲說,人身保護令的出現,是防止家庭暴力理念的重大轉變,改變了傳統“法不入家門”的消極做法,開辟了國家公權力防治家庭暴力的新途徑,嘗試運用司法手段將事后懲罰轉變為事前保護。(劉子陽)

 
 

 友情鏈接

/ Links
好运射击怎么玩 北京快三形态走势图 重庆时时最新开奖号码 超级大乐透 海南彩票七星论坛图规 球探体育比分老版本 黑龙江p62开奖第46期 3d图片 急速赛车90秒 武汉麻将游戏下载 电子设备公司赚钱吗 七星彩2076期了之规律 大乐透预测号码 黑龙江11选5遗漏 打贵阳捉鸡麻将技巧 安徽25选5 亿客隆彩票首页